寿苈混
2019-10-09 06:15:05

  5月2日,为了弄钱搞传销,23岁的小宋向父母索要房产证欲抵押贷款,遭拒后竟点燃汽油自焚,全身大约90%的面积被烧伤,至今仍未脱离生命危险。家人无不悲伤。5月5日凌晨,小宋的父亲不堪忍受煎熬,看了小宋最后一眼,然后自小宋所住病房的窗口跳楼身亡。闻者无不悲痛。

  “他累了,回老家去了”

  5月5日中午,得知小宋的父亲宋西常跳楼身亡后,记者赶到省立医院北区烧伤科病房。不知该说些什么,记者在门口踯躅了一会儿。

  走廊里很静,病房里更是静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小宋依然躺在病床上,眼神呆滞。小宋的妻子崔女士埋头坐在床边,一个中年男子站在一旁。

  中年男子像极了小宋的父亲宋西常,记者有些恍惚,心里空落落的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  虽然有些恍惚,但记者知道,他终究不是宋西常。“你是?”记者问。

  “你们是?”男子反问。“他父亲呢?”记者说。“他累了,回老家去了。”男子貌似平静地回答。

  “他不是?”

  见记者有疑问,男子一把将记者拉到病房门外,轻声地说:“我们在门外说吧。他死了。”

  男子告诉记者,他是宋西常的三弟,5日上午10点左右接到哥哥跳楼身亡的消息后自老家赶来。

  “我们弟兄6个,他是老大。为我们几个弟弟操了不少心,又为孩子操了不少心。今天上午,他的尸体被送回老家去了。”

  “你大嫂知道了吗?”

  “还不知道。等他回了家,她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凌晨我去上厕所,听见坠楼的声响”

  省立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说,5日凌晨4点左右,他正在值班,突然听到一声巨响,好像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  他赶紧跑过去查看,发现一个中年男子趴在二楼的平台上,已经死亡。后来,大家发现,死者竟是因传销而自焚的小宋的父亲宋西常!

  小宋的妻子崔女士说,4日晚上,她和公公一直在病房里陪护着小宋,她并没有感觉公公有什么异常。5日凌晨4点左右,她出去上厕所,听见有什么东西坠楼的声响。回到病房后,她才发现公公从病房的窗户里跳下去了。

  崔女士说,公公宋西常5月4日早上说了一句话,现在想起来有些反常。“他突然对我说,他被骗了,欠了这么多债,只好赔上一条命了。我没想到他说的这条命竟然是他!”

  父亲去了,小宋泪流满面

  宋西常的三弟说,他的侄子小宋加入传销组织后好像贷过几万元的款,让家人很有压力。说起哥哥的死,他说:“我侄子的手术治疗还要花费至少30万元,我哥哥难以承受啊。再说了,我侄子伤成这样,对他也是很大的打击啊。”

  崔女士说,小宋可能有所察觉,5日上午曾泪流满面。经医生劝说,他才稳定了情绪。“其实,他当时并不是真的想要自焚,点燃身上的汽油后他就后悔了。”说到这里,崔女士靠着墙壁哭了起来。

  “你家里还有11个月大的儿子需要照顾,为了孩子,你也要坚强地活下去!”记者不知该拿什么话来安慰她,因为这个家正处于风雨飘摇中,需要的不仅是坚强,而她只是一个弱女子。

  她点了点头,然后来到丈夫身边,摸了摸丈夫那张已被烧得变了形的脸。 (记者黄智义)

  ■编后

  传销犹如过街老鼠,虽然人人在喊打,但仍有很多人陷入其中。传销看似有些见怪不怪,但传销所酿成的悲剧却仍在发生。

  传销之痛,我们或许听说过,也或许经历过。传销曾带给你什么伤害?我们该如何远离传销?请读者拨打本报热线82061110,畅所欲言。

  ■记者感言

  谁让他如此无助?

  宋西常,56岁,一个蒙阴的平常庄稼汉。5日中午,听说他在医院病房里跳楼身亡了,记者有些恍惚,心里突然剧烈地疼痛。再次走进省立医院,再次来到烧伤科病房,记者的脚步有些发飘,腿有些发软,嗓子也突然干涩,空气似乎停滞了。

  印象中,宋西常留给记者的没有愁苦,而是他的笑。他的笑真的很反常,因为那是苦笑,无助的笑,甚至是绝望之前的笑。5月4日,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,他没有流下一滴眼泪,现在想起来,他的泪一直流淌在自己的心里。

  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希望他坚强,都说要帮助他。他只是笑笑。他没有等待大家的帮助,于凌晨从楼上纵身跳下。谁,让他如此无助?

  曾经,他为5个弟弟坚韧地付出过;曾经,他为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坚韧地付出过;如今,他却轻易地放弃了自己。30万治疗费对他来说绝对是一座大山,儿子那90%被烧伤的身体绝对是他心口难以愈合的伤疤。

  如果,大家早点发觉他的异常;如果,大家多和他交交心,多和他说说话,多开导开导他,把他心中的绝望转变成希望……也许,他不会跳楼。

  如果没有传销,没有因传销而来的自焚悲剧,他理应站在自家门口,哄着11个月大的孙子,享受着天伦之乐。但是传销不仅毁了他那才23岁的儿子,也害他在无助中放弃了曾经坚韧的生命。儿子的迷恋传销让他无助,因传销而导致的悲剧让他无助。

  传销不除,传销组织不除,很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像宋西常一样无助,并绝望!

  请不要让传销悲剧再发生! (记者 黄智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