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芏
2019-10-07 03:05:02

  本报讯 1月25日,黄岩农民郑伯昌因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台州市检察院提起诉讼。

  郑伯昌原是个跑运输的司机,2003年做起了烟花生意。好景不长,到2006年上半年,郑欠下几十万元债务。

  郑伯昌开始对外宣称自己做烟花生意利润很高,承诺如果合伙投资一期(20天至2个月不等)就有10%~20%的利润。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,村里不少人动心了,纷纷把钱借给郑伯昌。到后来,集资的人越来越多,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,只要说投资烟花生意的,郑伯昌就收他们的钱。从2005年底到2009年6月间,郑伯昌共吸收资金2.03亿元。

  郑伯昌逢人便说自己很赚钱,每笔进出都是几千万元的单子。为了让别人对自己说的话深信不疑,2008年,郑伯昌特地买了几车鞭炮和烟花运到村委会办公室给村里的人看。逢年过节,只要在他这里投资生意的,郑伯昌全部无偿送烟花。

  不少人托关系将钱借给他,以至于最后一级带一级,形成了多级的集资网络。蒙在鼓里的人们甚至认为能把钱借给郑伯昌是种荣耀。

  2009年6月,郑伯昌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。郑伯昌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经查,郑伯昌共向40多人非法集资2.03亿元,其中除了340多万非法集资款用于购置房产、汽车及个人挥霍等外,其余的是用后笔集资款归还前笔集资款的本金和利息,至案发,郑伯昌仍有3719.8万元欠款无法归还。

  郑伯昌借钱有个特点,就是大多借款都没有借条,他也不记账,全凭脑袋记。他说:“2009年以来,我的资金链快要断了,只要他们说多少利润我就答应多少,我根本不去记了,反正撑一天是一天。”

  本报通讯员 陈静

  本报驻台州记者 陈栋